您当前的位置:百年校庆 > 赣中情缘 > 正文

想起那条河

文章来源:王儒良点击数:发布时间:2013-11-06

赣中是我的母校,也是我在这里工作过二十年的家。物换星移,世事沧桑,许多事情都淡忘了,唯独昔日校园那条小河,常常画面般浮现在眼前,在心头激起阵阵涟漪。

那条小河本是一条芦柴沟。1953年我到赣中上学,校址在现在的东门里小学,这里还不属赣中的范围。这条沟南边的许家花园,是当时赣中的宿舍,住了初一乙班和我所在的初一丙班两个班的男同学。宿舍沿沟,沟北一片坟茔,夜深人静,“哇”地一声从芦柴荡里飞出一只水鸟,常常叫得我心惊胆战。愈是害怕,有时愈是想向窗外张望,一看到远处黑糊糊的坟堆,沟边蹦蹦跳跳的“鬼火”,更是毛骨悚然。睡觉前,有些年龄大的同学专会讲黄老鼠精的故事,我听得入迷,又听得害怕,特别当时花园的墙头上就常有这些东奔西跑,所以每到晚上我就战战兢兢,夜里出来需得呼朋引伴。当时这条沟荒凉神秘,也充满了乐趣。1955年沟北建起两排教室,我们迁到这里上课,早晚课间,就常常钻到柴荡里玩耍。里面的柴鸟真多,而且不太怕人,我与它相隔咫尺,几乎伸手就能抓到,但每次都扑空,好几回险些跌进水里。有时很不甘心,上课也心想神往,一下课又钻进去,再打上课铃的时候,慌慌张张从沟里出来,跑到教室门口,老师已经愤怒了。芦笛和芦枚也是我们非常爱玩的东西,到沟里顺手折下一段,立刻就能做成。常常教室里外一片笛声枚声,引起老师很大不高兴,下令禁止。但也是屡禁不止,有时上自习的时候还会冒出几声。到了冬天,这条沟就是天然的溜冰场了,在上面一下能滑出二十几米,那比现在在城市娱乐园里坐太空火箭惬意得多了。

1963年我到赣中工作,这里已经不再是荒芜的芦柴沟了。汤汤流水,阵阵蝉鸣,两岸垂柳,四处花香,多秀美的校园小河啊!河的西头沿着校园围墙,是一片荷塘。每早沿着小河,来到塘边,多么清新的一片世界!“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。”鱼儿静静地躲在荷叶下面,蜻蜓时起时落,占尽了风流。

这条小河不仅美,而且也很实惠。且不说有时学校在秋天组织教职工抓鱼挖藕,每次食堂都可美美地吃上好几天;也不说节假日可以坐在树下或桥上垂钓,每次都会有收获;单是小河两岸的知了猴,也够我们在食堂吃饭的老师们口福上好长一段时间。夏季晚上,特别是雨后,知了猴滚滚而出,爬在地上,爬在树上,我们只要拿着手电到河边一转,一会就能捡到上百只,回到宿舍洗净放点盐,第二天早晨送到食堂油锅里一炸,真是美极了。

王儒良,男,江苏省赣榆县城头镇人,赣中1956届校友,中学高级教师,在赣中执教20余年,后调赣榆县教育局教研室任教研员。)

 

相关热词搜索:想起那条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