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荠菜花文学社 > 学生习作 > 正文

春 天 里

文章来源:荠菜花文学社点击数:发布时间:2011-11-08

三月的东风不语,春天也只是躞蹀而来,来自西伯利亚的锋芒经不起南来候鸟的叫唤,站在梅花残落的山头,作一场落落的残卷,归去了。几场嫩雨的浸润,大地湿湿的像是被雏犬的舌头舔咬。严格上讲这还不是春天,但我已经站在这里,春天里,等待第一只折踅的故燕。

冰河的解冻已不是今日春的信符,但那沿岸的老柳一身新绿的招摇,就没有疑问了,那日午后,我站在四楼的阳台,顺着校园里的那两排柳一条河释放目光,像去年看见它一样,惊讶于那一片呼之欲出的绿色。即使我已经惊讶了十几个春天了。这种绿色是属于古代儒生一身素白长衣所渗出来的绿,淡到了极致,却不能忽视,近消远长的美丽。

这种从春天萌生的气息,怂恿着我张开剪型的步子。去温习那优雅的风。那处是一棵红褐色的树,没有叶,没有花,只是满树喷薄的芽涨成一片,远远看去,像一团饮酒之后的腮红。红得与众不同,红得溢出血来,让一颗并不老的心望此,涌出一阵无法言语的爱与轻轻切肤的痛。人生如梦,繁华的时日琭琭如玉,虽说人还是淡得点好,可我这么年轻的身子与灵魂又怎能趋于平静。春晚上一首旭日阳刚的《春天里》,给我的并不是多么动听的音,较之汪峰,还是缺乏力与技巧的。但我为之动容的,是他们努力表现的精神,春天的精神。

春日追

梦,投入的多,得到的少,不无无奈与寂寞,夹杂在追逐的呼吸里有苦涩酸咸。当我们小有成就后,站渡口,遥望彼岸,才知道彼岸的花枝繁茂,才知道当今的自己属于真正的寂寞。就如歌声唱道“等到有一天,我老无所依,就把我留在那段时光里”。“那段时光”大概就是我现在的时光,一树花下,数点吉光片羽。

春天于一年一生中这么短而味长的一季,已纷至沓来,暮鼓晨钟在这时太厚重,朝暾夕月也只能作陪附。千木万卉,在生命里最美好的时光置姿设态,岁月在此无声地积淀,积淀出一层层暗黄的湿金,爱得不是那份光芒,是老去后的用时光换来的厚重,这又都是以后的事了,东风的季节就是不光泽厚重,只唯张扬与积淀,在边行边走间,边收边扬。收获了如寄人生的日后归宿,张扬了短暂的青春绮丽。

缓缓地我往回走,转身的瞬间我听见几朵杏花开放的声音,跫音不响,趔趄的春风中传来了故燕的呢喃;回头一望,扑哧一笑,醒了半山的草儿……春天里,春天里,万物美好,我在中央……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文章:你不懂我我不怪你
下一篇文章:小议“代沟”